首页 > 专栏 > 正文

关于保底量被审计署认为是固定回报的一点感慨

时间:2019-03-12 09:38

作者:薛涛

PPP的核心是风险责任分配合理,哪一方控制力大分配给那一方,而不是简单的骨头搭肉的推出去思路。保底量的内在逻辑,是保底量预测和管网建设责任,在当前的政府管理分割的局面下,社会?#26102;?#23578;无力承接,应该由政府承担更有力度。按这样的风险分配后,政府更有压力完善管网(当然也相对更?#24515;?#21147;),更有利于避免污水厂负荷不能及时到位。

类似的问题还可能出在考核污水垃圾BOT的建设成本。

总而言之,风险责任合理分配,这是PPP的灵魂,是牛首的顶层结构,而绩效考核是下一个层级,是牛尾的控制节点。只依赖和信任绩效考核就能做好PPP,类似于说公建公营加审计就能获得类似市场机制的效率。

实际上,企业也需要认真对待保底量问题,保底量不科学,政府后期违约可能?#38498;?#22823;(无论过高还是过低),赖在协议上必然是容易导致政府违约而双输。

总的背后的逻辑是:指导思想中应深刻理解在PPP中企业获取利益没有错,PPP必须遵守商业逻辑,在结构设计中,将利益诉求导向最大公约的长期效率提升。

对于环保PPP,汤明旺有以下观点:《【独家】E20环境平台 汤明旺:环保PPP最低需求风险分析及优化建议》《环保PPP“保底量”应该扣上“固定回报”的帽子吗?》。

附:

薛涛:提示PPP规范中对原有特许经营模式的误伤风险

最近一年来PPP规?#29420;?#24456;多?#24405;?#24456;吊诡,需要特别重视和尽力避免:

就像《涛似连山喷雪来——薛涛解析中国式环保PPP》书中所写(相关阅读:《涛似连山喷雪来》:不只是?#19981;?#20445;PPP),针对PFI新?#35828;?#21069;?#21738;?#37326;蛮生长的紧急规制,很可能由于分类不清的原因,会带来横扫一切的,把长的还凑合的老?#35828;?#37117;踩糊了的风险。

image.png

特许经营的老牌社会?#26102;荊?#33707;要轻视忽视这个问题的影响。我说的不仅仅是耽误企业发展,我认为是违背了基本规律且影响了政企民三者共赢的格局。

image.png

比如:

1、在审计署全面介入而且对ppp理解不深的背景下,“淫威”发作,频频出现保底量认定为固定回报,然后,地方政府开始出现不设置保底量的模式。我的意见,如果实在要从,至少配个相对垄断权完备下基本法理吧,但是即便如此下去,危害还是很大的。

2、上一款,最怕是调出“可用性付费”这个大法螺,生搬硬套的套在运营类项?#21487;希?#28982;后认为一切都解决了,晕了,我看这样下去,还不如运营的回到公建公营算了,好歹图个方便。

3、接上一款,虽然不用“可用性付费”在运营类项?#21487;希?#20294;?#23376;没?#26412;逻辑和绩效从严的思路,要求对污水垃圾的竣工后工程造价决算后并调整投标报价。哥,造价降了要降服务价,万一涨?#22235;?对市场博弈逻辑实在没理解呀……

4、绩效考核,对原有老特许经营里一些良好的机制依然重视不够,也许会导致过度依赖打分综合的,可能稀释了核心要害的约束性,这个,需要留意下一步进展。

5、对于传说中的ppp条例,怕它不来,怕它?#20381;?...

在去年年底的2018年的固废战略论上,我认真提示了风险(薛涛?#26680;?#32500;集约,合纵连横—固废产?#30340;?#24230;盘点),具体提示见下图:

image.png

眼看那一片还算齐整的?#35828;?#38754;临狼藉风险,捉急。

最近邀高手发文细细分析之,可以期待。

?#30001;?#38405;读:

吴舜泽:推荐一本不错的生态环保类PPP参考书

王守清谈三个对PPP态度最中立的人之一

_ueditor_page_break_tag_


读薛涛解析环保PPP之“几不可能三角?#20445;核?#32500;碰撞殊?#23601;?#24402;

寒星与PPP相爱相杀的故事

一封来自英国的推荐信

 一本PPP好书的邂逅

亡羊补牢为时未晚,一份环保PPP的扫雷求生指南

评王毅司长PPP?#19981;埃?#20837;库不保险,条例和正负面清单要来

从“价、量、时、空”看环保项目投资

薛涛:要避免“二分思维”-评析北大教授的“管理不能大于经营”

27
  • 微信
  • QQ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
全?#31185;?#35770;

  • E20网友 2019-03-12 14:27

    转李?#31185;?#35770;:1. 按照PPP风险分配的基本原则之一“由对风险最有控制力的一方承担相应的风险?#20445;?#27745;水处理厂的规模、管网建设都是政府可以掌控的,也只有政府掌控的成本最低,有必要设置保底量,由政府承担最低需求风险。此时效率配置最?#29275;?#25919;府不应把?#32422;?#24212;承担的责任交给别人、?#24125;?#20154;帮助实现。2.有观点认为设定保底量意味着“稳赚不赔”、涉嫌“固定回报?#20445;也?#19981;认同。?#29575;?#19978;,保底水量只是针对最低供给量的?#25165;牛?#39033;目是否盈利和项?#21051;?#20214;、外部环境及社会?#26102;?#33021;力密切相关,社会?#26102;?#36824;面临成本波动、运营不达标等诸多风险,并不能稳赚不赔。3.在特定情形下是可以不设置保底量的,关键还是?#27492;?#25511;制风险。比如,目前自来水项目基本不设置保底水量,前提是政府授予社会?#26102;?#29305;定区域的垄断权(特许经营权),决策均由项目公司负责,如决定新增规模、供水管网改扩建时序?#21462;?#22240;此,在授予特许经营权(特定区域或范围内的排他权或优先权)的前提下、由社会?#26102;?#33258;行负责项目规模、配套建设决策的前提下,可以考虑不设保底量,由社会?#26102;?#25215;担相应的需求风险。

    0 回复0
  • E20网友 2019-03-12 13:24

    转张宇评论?#33655;?#21320;因准备单位被巡视的相关材料,没有看到群里精彩的讨论,因此发点小感想。审计署属于事后监督,而且是结果导向,你跟他解释太多除非有相应的依据否则它只看最终体现出的情况,因此被认定是固定回报的结果在意料之中。那对于此类项目,我们是否可以在前期做些反思呢?首?#20219;?#27700;,垃圾处理不是必然做PPP模式,很多专项债券甚至一般债券也有用于上述项目的,因此它就是个软约束,那进一步问,我们的专项债券甚至一般债券用到上述项目到底是用哪?#22235;?个人觉得应该用到管网上,而不是那个“厂?#20445;?#35299;决没有收益投资的部分,之后再有多少钱,再判断是?#32422;?#24178;还是找社会?#26102;尽?#31532;二,由于完全挂钩和取消最低需求的规定,那如果政府你要胡乱规划,好大?#34917;Γ?#37027;你就?#32422;?#24178;,咱们社会?#26102;?#20063;别?#25226;?#39307;?#20445;?#26356;别“撩?#23567;保?#22240;为你一旦“撩?#23567;保?#21518;面出现的一切后果你?#32422;?#25215;担。与此同?#20445;?#25919;府也应该结合你的发展规划和财政承受能力判断你要上多大规模,是不是有产能的闲置,当然这个?#26041;?#24212;该在可研阶?#21361;?#32780;不是PPP阶段。因此在新文件的约束下,政府可以聘请专业人士在可研阶段深入项目论证,必要时邀请行业上的社会?#26102;?#21442;与,提出达到什么程度社会?#26102;?#33021;够独立运营条件,一旦进入PPP程序,那社会?#26102;?#20063;应该明确?#32422;?#26159;否具备不靠政府的“两把刷子?#20445;?#22240;此,一旦启用PPP模式,政府和社会?#26102;?#23601;是周瑜打?#32856;牽?#19968;个愿打,一个愿挨!真要做到这些了,无论是财政部还是审计署,它也没法给你扣帽子了,你也觉得没那么冤!

    0 回复0
  • E20网友 2019-03-12 11:32

    转老陶:“?#23616;?#19978;是两个问题的,1,污水收集问题。第一,污水收集涉及到大量单位管网的产权,包括企事业单位产权,国家只授权政府有权有责任收集管理,第二,污水排放管理权限在政府建设部?#29275;?#26159;行政权,第三,城市污水水?#22987;?#31649;属环保部?#29275;?#20063;是行政权。这些行政权力行为,法理上不可以市场化,怎么会让市场去履行法定由政府履行的职责。20年前?#23478;?#28165;晰?#39029;?#20026;常识的,今天,又要推翻常识”2,污水处理厂运营,仅限围墙内是一个工作效率问题,可以市场化。保底水量,仅仅是项目计量的基础。不是项目成立与否的基础。项目的基础是政府保质保量把污水送到围墙之内,否则,双方没有交易物。大家总不会对一个不确定的对象进行报价与交易吧。

    0 回复0
  • E20网友 2019-03-12 11:13

    转徐东升评论:“一件事情,从最坏的结果出发去设计倒逼是一条路,从力争最优出发去设计也是一条路,就看你是愿意走哪条了,摸石头上瘾也不是不行”

    0 回复0
  • E20网友 2019-03-12 10:49

    转刘世坚评论:取消或取或付机制后的四种可能:1、政府规划不合理,社会?#26102;?#21644;银行利欲熏心,还是霸王硬上弓,然后大家慢慢磨。或者,2、没有社会?#26102;?#21442;与,倒逼政府修改规划。或者,3、政府?#32422;?#20030;债修厂。或者,4、没有社会?#26102;荊?#25919;府也没钱,也不改规划,事情不做了。

    0 回复0
  • 加载更多
网友评论 32人参与 | 5条评论
湖南体彩赛直播网
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投注 河南快三软件下载安装 六合平特一肖准料 六肖中特码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爱彩乐App 大乐超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开奖shipin 百度河北快3走势图 快乐888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3d试机号30期 辽宁33选7 体彩6十1每天几点开奖 河北快三开奖号码统计